快捷搜索:

是不知道三江城这边儿的变故呢可不是吗虽说也

  孟优他不服自己的话,那自己其实也没有什么办法。说实话,自己也真不重视他如何想法,不过自己倒是重视他兄长,也就是孟获的想法。
 
    毕竟三江城银坑洞那可不是他孟优的,而是他兄长孟获的,所以他孟优什么想法,自己确实不重视,但是孟获的想法,自己却是不得不重视了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一摆手,都不用他说什么,就有凉州军士卒再一次上来,把孟优的嘴,是再一次给堵上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马超则对孟达众人说道:“各位,咱们向银坑洞进发!”
 
    “诺!一切谨遵主公之命!”
 
    对于众人来说,这他们确实,这个时候跟着自己主公,也没去杀敌没去做什么。所以一听自己主公要直接去银坑洞,他们心里真是很高兴,心说就该如此啊!
 
   
 
    说着,马超他们便向银坑洞进发了,至于有守在三江城的银坑洞士卒和乌戈国的那些步卒来阻挡,但不是被凉州军主力杀死杀伤,就是被马超的亲卫给解决了。
 
    不过马超他其实也清楚,就自己带着这些人去银坑洞的话,其实还不够。所以他是直接又拉上了崔安还有雷铜两人,让他们各自带着一队人马跟着自己,两人带着的人不算多,每人带了两千左右的士卒而已。但是却谁都明白,靠着这些人,对付银坑洞孟获他们,还真是足够了。毕竟如今银坑洞的人马,可战之兵能有三千,也真是多说了。
 
    因为之前孟获就已经把人马放到了三江城这儿,不过因为如今是晚上不是白日有着战事的时候,所以这如今的城头守卫,还不到所有人马的五分之一,因此,这不就被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他们给钻了空子吗。
 
    如果说之前人马要是有很多很多的话,两人就算是能打开城门,可却也等不到凉州军进三江城了,因为等凉州军来的时候,没准城门已经是被人家再一次给关上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显然,这种情况,是没有出现,最后马超凉州军顺利地进入到了三江城。如今他更是带着近五千人,奔向了孟获的老巢,银坑洞。这也是他们第二次兵进银坑洞了,对于今夜的战事,从上到下,从马超再到凉州军的士卒,可以说真是,都是很有信心,认为己方能取得胜利。
 
    这之前藤甲兵刚刚出现的时候,众人都觉得憋屈得不行。但是如今,那可真是,这又爽的不行,这便是胜败对于一军的影响了。(。。)
 
 
第四〇六章 马超带兵奔银坑(续)
 
    当藤甲兵刚出现的时候,那时候,凉州军算是遭遇到了最为憋屈的一次大败,这真就是如此情况,对于凉州军来说,那就是奇耻大辱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</strong>?
 
    不过如今,那却是有所改变了,至少他们认为这仇已经算是报了一大半了。而那一少部分,可以说就是生擒孟获他们,这要是能这样儿的话,可以说就算是大仇得报了。反正在不少凉州军士卒的眼里,就是如此的想法。
 
    当马超已经带着人奔向银坑洞的时候,孟获他们这个时候,还真是不知道三江城这边儿的变故呢。可不是吗,虽说也有士卒往这边儿跑了,可他们那速度,没有战马,那还能跑多快,所以此时此刻,却也没有到达银坑洞。
 
    至于探马倒是跑得快了,但是如今也没有过太久,所以探马却也没有到达银坑洞,所以马超凉州军,其实还有很大的几率擒住孟获他们的!
 
   
 
    “报大王,马超凉州军已经杀入三江城!”
 
    孟获是一听,是一下就醒了。他也不可能不如此,毕竟这事儿,真是天大的事儿啊,比天塌下来,都要严重多了!
 
    当孟获知道了消息后,本来刚开,之前他被士卒整醒了,他心里是真不爽,但是在听到了马超凉州军杀入三江城之后,他是一下就睡意全无。脑海里就两个字,快跑!
 
    没办法,他都被马超凉州军给吓得条件反射了。可不是吗。如果说以前,孟获还真不至于如此,虽说他也早认识到马超凉州军的厉害了,但是在藤甲兵还没有别灭之前,他真不至于这样儿。但是就因为藤甲兵的被灭,而之前三江城更是岌岌可危,所以就让他的心思也真是活泛开了。反正孟获是一听到马超带着凉州军杀进了三江城,他大脑就嗡了一下。
 
    然后条件反射地,心里就说。快跑!因为跑得慢了,自己没准就要被人家给生擒了,要不然的话,可真是。躲不过去啊。怎么办?
 
   
 
    把探马给打发走了,这个时候祝融夫人也已经是醒来,她此时皱眉说道:“大王,这凉州军是来者不善!而且听探马说,是因为金环三结和阿会喃投敌的原因?”
 
    之前在最后的时候,孟获也问了,到底是个什么原因,马超居然是能带兵杀进三江城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他虽说不认为如今的三江城能一直就守得住。但是在己方还有一些人马的情况下,并且有乌戈国步卒的加入。这不可能在今夜就被人家给攻破了啊。至少孟获不认为己方和乌戈国的人马有那么饭桶,如果真是那样儿的话,自己这些人也真是,没法形容了!
 
    所以最后知道了如今情况的孟获,也问了探马一句,那意思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马超凉州军破城而入。如果探马要说,真就是己方技不如人,那么孟获也认了,要不还能怎么样儿。
 
    结果最后一听探马所说,原来是己方出了叛徒了!这可真是把孟获给气坏了,心说果然啊,这便是家贼难防啊!这千算万算,也不知道原来人家是和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接触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并且最后更是让两人反叛了己方,投靠了凉州军。
 
    此时听了自己夫人的话后,孟获无奈叹了口气,说道:“唉,夫人所说不错,就是那金环三结和阿会喃连个家贼,却是打开了寨门,放凉州军入城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听后,也是深恨两人,因为就只是这两人的原因,就让己方和乌戈国,要死多少的人。可他们倒是没什么事儿了,在马超那儿,印象还能挺好。但是最后吃亏的,还不是自己一方吗?因此,祝融夫人自然不会觉得两人有什么好的,如果让她看到两人都话,金环三结和阿会喃,肯定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。
 
    看到自己夫人点头,可孟获却是着急啊,他赶紧对祝融夫人说道:“夫人,快收拾收拾,咱们离开这儿吧。和带来一起,咱们去乌戈国,你看可好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则是微微摇头,显然,她可绝对不是这么打算的。
 
   好像也是想到了什么。所以他便直接问道:“不知夫人所说,是指……”
 
    孟获倒是没有直接去说自己的猜测,而祝融夫人听了孟获的话后,她便是一笑,“也许大王已经是想到了,不错,就是我们要和马超进行谈判,而如今这个情况,却是一个机会啊!之前大王还在犹豫,不过看样儿,是有所意动了,而如今,摆在我们眼前的,其实就是如此一个机会!“
 
    孟获一听自己夫人的话,他其实觉得也是有道理,这如今自己这边儿虽说是快要被人家给生擒了,但自己却不是不可以和对方谈判啊,这不正是自己之前所想过的吗?可自己虽说有那么个想法,但却绝对不是此时此刻去和马超谈判啊,这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他对自己夫人,那自然是直言不讳,都已经这个时候了,他更是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去隐瞒,藏着掖着的了,所以便对祝融夫人说道:“为夫也承认,夫人之言是不错,这为夫觉得也是甚为有道理。但是不知夫人考虑过,想过没有,如今马超大军已经进了三江城,这个时候我才和他去谈判,这我们这一方可是占不到什么便宜啊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